365bet取款问题
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
今天是 : 2019年-04月-16日 10:53:16 星期二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实务 > 业务调研
被告人陈某某能否成为恶意透支信用卡诈骗的共犯
作者: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 时间:2016-03-07 分享给好友: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某与被告人陈某某系夫妻。被告人张某某于20121017日在中国工商银行办理了一张信用卡,201369日至622日期间,被告人张某某与陈某某持卡透支消费、提取现金,共计本金人民币26232.92元。发卡银行以电话、信函等方式多次对被告人进行催收,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在被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未归还其透支款息。案发后,被告人陈某某向工商银行还款人民币51600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信用卡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特提请法院对二被告人依法判处刑罚。

【争议焦点】

被告人张某某系信用卡合法持有人,被告人陈某某为信用卡实际共同使用人。被告人陈某某作为被告人张某某的丈夫,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张某某共同透支取现的行为是否应以信用卡诈骗的共犯论处?目前存在两种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如有证据证明二被告人在办理信用卡时有以被告人张某某的名义办卡后故意透支现金后逃离的意思联络,应对被告人陈某某以信用卡诈骗罪的共犯论处。如无相关证据,仅以二被告人系夫妻,且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共同使用所透支的现金,就不能将被告人陈某某以信用卡诈骗罪的共犯论处。理由有三点:一是从信用卡性质来看,信用卡的使用具有严格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信用卡业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信用卡只限于合法持卡人本人使用,不得转借、转让。一旦合法持卡转借、转让他人使用,合法持卡人依然要对该卡负有透支还款义务。实际使用人与合法持卡人之间属于民间借贷关系,银行不可能向实际使用人催讨。信用卡实际使用人虽然实施了恶意透支行为,但其非信用卡合法持有人。二是对行为人以信用卡诈骗罪论处,必须符合两个条件:恶意透支金额必须达到数额较大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标准;经发卡银行两次以上催收超过三个月未归还。对于持卡人,只要符合上述两个条件,不需要考虑持卡人在事前、事中或事后的非法占有故意,均可以该罪论处。被告人张某某作为信用卡持卡人,经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所欠款息的行为当然构成该罪。但被告人陈某某并非信用卡的合法持卡人,仅仅使用了该卡,其与银行并无债权债务关系,银行不应该向其催收所欠款息,从犯罪主体要件来看,被告人陈某某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三是如果审判实践中将合法持卡人以外的人归入持卡人中,将是对持卡人这一定义的扩大解释。一旦这样处理的话,将造成打击对象无限扩大的后果,有可能是夫妻,有可能是父子,还可能是朋友关系。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与陈某某系夫妻,被告人张某某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其名义办理信用卡,后夫妻二人共同使用该卡。二被告人透支金额达到信用卡诈骗罪的追诉标准,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未归还,故应推定二人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应认定被告人陈某某与被告人张某某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的共犯。

【案件评析】

在解决此类案件定性之前,首先必须明确持卡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恶意透支行为,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行为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1)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的;(2)肆意挥霍透支的资金,无法归还的;(3)透支后逃匿、改变联系方式,逃避银行催收的;(4)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还款的;(5)使用透支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6)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归还的行为。

被告人张某某作为持卡人,其肆意挥霍透支的资金无法归还,且在信用卡透支后通过逃匿、改变联系方式等方法来逃避银行的催收,在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所欠款息,其行为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主客观要件,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定罪处罚。

对于被告人陈某某是否构成本案信用卡诈骗罪的共犯,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第一,从特殊主体共同犯罪的主体身份来讲,并不要求每一个共犯均具有特殊主体身份。与一定身份相联系的社会关系对有身份者仅具有相对专属性,在单独犯罪中身份具有专属性,无身份者无法破坏与身份相联系的社会关系。在共同犯罪中则不具有专属性,只要行为人之一具有特殊主体身份,并与其他行为人利用其主体身份共同实施犯罪行为,共同犯罪人就均破坏了与身份相联系的社会关系。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行为人与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勾结,利用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人员的职务便利,共同将该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以职务侵占罪共犯论处。同样,在上述特殊的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共同犯罪中,只要合法持卡人符合刑法中规定的持卡人主体要件,则并不要求实际使用人同样具有特殊主体身份

第二,从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来讲,合法持卡人、实际使用人都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实际使用人在合法持卡人的认可下实施透支行为,合法持卡人也向实际使用人告知了银行向其催缴的情况。这时,作为实际使用人对于恶意透支行为,也具有明知的主观故意。

第三,从持卡人的认定来讲,目前在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持卡人不包括实际使用人,当实际使用人与合法持卡人不一致时,发生恶意透支情况,实际使用人不属于刑法中规定的信用卡诈骗罪规定的持卡人,实际使用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的主体;第二种观点认为,持卡人包括实际使用人,当实际使用人和合法持卡人不一致时,发生恶意透支情况,实际使用人也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笔者认为两者观点皆有可取之处,从犯罪的构成要件和刑法的预防功能来讲,应认定登记持卡人为持卡人,不能一味地将持卡人扩大至实际使用人,合法持卡人和实际使用人之间仅仅存在借贷民事关系。但是,当合法持卡人和实际使用人构成配偶关系的利益共同体时,合法持卡人和实际使用人两人可以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共犯。因为,根据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对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是以法定财产制为主,约定财产制为补充的制度。当合法持卡人与实际使用人之间存在夫妻关系时,双方就均负有共同管理财产的权利和义务。夫妻双方作为利益共同体的情况下,信用卡的使用情况为合法持卡人和实际使用人所知晓,信用卡透支后的所得的不法利益也为双方所有。信用卡银行催收往往既能到达合法持卡人,也能到达实际使用人。

在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某与被告人陈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被告人张某某一方名义向银行办理了信用卡后,夫妻二人先后使用该卡。透支金额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双方都具有还款义务,发卡银行也通过被告人陈某某的电话向二被告人催收过,但二被告人在银行催收两次后超过三个月仍未归还其所欠款息。从主客观方面来看,两人都具有恶意透支信用卡的共同故意,都实施了恶意透支信用卡的行为,且为犯罪行为的实际受益者。

综上,被告人张某某与陈某某应当成为信用卡诈骗的共犯。



(刑庭  何思清)

Copyright 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主办 版权所有 电话:(0826)2242510 传真:(0826)2242510
地址: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建新街17号 邮编:638000 Email:guanganfayuan@163.com
备案号:蜀ICP备15015103号-1
技术支持:五佳网络  浏览次数:2150次
  •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